-近半年调仓记录

股市大力水手-慧投策略

修改密码
获取邮箱验证码
官方客服 400-120-3072
提交
官方客服 400-120-3072

登录超时了,请重新登录!

提示
你好,您未进行实名认证,请实名认证之后发布消息

融创收购万达文旅,“东方好莱坞”走向何处

< 返回资讯列表 2018-10-30 13:28:13  来源:第一财经   

发生在2017年7月19日下午的那场世纪交易以孙宏斌的彻底抄底完结。

万达一纸公告表示,由融创出资收购万达原文旅集团和13个文旅项目的设计、建设和管理公司,万达将动用全部资源给予支持。

简单来说,融创在文旅项目上既要做东家还得是掌柜。

就在13天前,同样是在自己的官网上,万达还在对网传的“融创将全部接盘万达文旅”的消息回应失实。

直到现在,这则掷地有声的官方声明依然挂在万达官网上。但是对于13座文旅城的管理团队与员工来说,他们即将与万达告别了。

“已经收到消息了,明天交接,后天将会有一波万达人截屏他们的万信。”一位万达文旅管理公司员工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他口中的万信是万达内部的OA系统,“这是最后一天了。”

这是他们在万达最后的日子了,再之后就是融创的员工了。事实上,在这之前,万达文旅内部已经冻结了人员向集团其他板块流动,等待的就是这个消息。

绿城的宋卫平在经历过与孙宏斌的收购之后感叹,“我很想知道他的过去,他太能隐忍了,在你面前低头哈腰口口声声喊大哥,面子上应付得特别好,但他真实的想法是什么?我真猜不透,这有点可怕。”

这一次,被孙宏斌喊大哥的换成了万达的王健林。文旅曾是万达转型的重心,原本留在手里的运营权也彻底没有了,而孙宏斌终于向他的“美好生活”战略再进一步。

《第一财经周刊》在今年7月曾到东方影都——融创收购万达的文旅项目之一——实地调查,三个月前的故事已经给这个结局做下了注脚。在东方影都这个交割样本里,业主融创、运营方万达以及地方政府交织着一种微妙关系,这种微妙源自不信任。

在采访过程中,一位接近地方政府的采访对象告诉《第一财经周刊》,政府内部有人认为万达已经违约,政府完全可以收回项目。

现在看,三个月前的调查已经是历史,但它可以告诉我们当下是怎么发生的。

在青岛市西海岸新区的朝阳山上,白色的“东方影都”四个大字高高挂起,这一幕场景不可避免使人联想到同样在山脊悬挂“HOLLYWOOD”标牌的好莱坞。

东方好莱坞,正是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对青岛东方影都的设想。更进一步,将影视资源与旅游娱乐相结合对标迪士尼,则是他对万达文旅地产的终极规划。

这种畅想和规划在2013年曾达到顶点。当时王健林宣布项目启动,投资金额为500亿元人民币,之后一年的青岛东方影都制作全球峰会上,他甚至向台下的制作公司宣称,“谁来青岛拍片,我就给谁钱!”

乐观的情绪在西海岸新区迅速蔓延,所有人都乐见其成,这其中包括炒房投资客、小业主、影视创业者甚至地方政府。理由很简单,他们相信万达。

李宗虎正是在这样的感召下来到东方影都。他卖掉了青岛市区的房子,关了自己经营的网吧,在影视城配套楼盘星光岛上买了两套房,注册了星光影都影视公司,从网吧老板变成了影视公司创业者。

很难用具体的业务来描述星光影都,它涉及的业务颇多,组织群演、协拍外联、影视制作都是它的业务,但是没有代表作品。对了,他还运营着同名的公众号,向外界推介东方影都。

但星光影都这样的创业公司其实是东方影都目前产业形态的显著代表。在企业信息查询软件企查查上,以“青岛影视”检索,从2016年开始,每年注册的公司超过1000家,2017年达到1700家。

[影视制作+IP娱乐运营是青岛东方影都规划中的两条重点业务线。]

影视制作+IP娱乐运营是青岛东方影都规划中的两条重点业务线。

“万达来了,机会就有了。”这几乎是本地影视创业者们最朴素的想法,青岛唐赫影视董事长唐平与新锋道具创始人张新锋也追着机会来到东方影都。

唐平之前在青岛的金融领域工作,“因为影都来了,我才成立了公司。”唐平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因为万达可以对接各种资源,不然自己小公司没法做影视。”正式运营3年,唐赫影视已经制作完成了电视剧与电影作品,只是尚未播出,他们还购买了天下霸唱新书《天坑鹰猎》的电影改编权。

张新锋的公司注册更早,早在2013年他听说万达要建东方影都便立刻注册了道具公司。张新锋在山东沂蒙红色影视基地已经做了11年道具,无论是成龙、周迅这些大明星,还是《铁道飞虎》《红高粱》这些知名作品,他都见过也参与过。

他们都曾期待东方影都建成开业能带来更多剧组与资源,地方政府也曾持有同样的想法。青岛灵山湾影视局副局长苑梅琳向《第一财经周刊》介绍,青岛市政府在2012年就启动了灵山湾文化产业区的规划,万达东方影都成为第一个招商项目。灵山湾影视文化产业区隶属于青岛西海岸新区,它代表着地方政府对于文化产业的规划意志,也是东方影都的政府管理方。

作为交易的一部分,地方政府将土地以极低的价格出售给万达集团,并负责基础建设与填海项目,万达则将其中一个文旅城落户青岛。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条件是,万达文旅城中与电影相关的项目只能在青岛落户。

文旅城是万达集团转向文化旅游地产的重点项目,也是新的拿地手段。以东方影都为例,万达影视产业园占地2000亩,这是与电影直接相关的产业。它包含了52个摄影棚、众多置景车间以及后期制作工厂。更大的地块则是两个地产项目——万达星光岛和维多利亚湾——总计占地近4000亩。

这是万达文旅项目的普遍策略,用一个文化旅游项目作为焦点,延伸出住宅、酒店、购物中心、秀场等项目,形成一个庞大的地产集群。因为地方政府愿意发展文化旅游项目,双方可谓双赢。

就像王健林所说的“谁来青岛拍片,我就给谁钱”,补贴计划也一直在筹备中,根据万达官网,2016年7月6日,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第一届理事会在青岛市文广新局正式成立。当时还在任的万达文化集团高级副总裁高群耀代表万达集团正式签署了专项资金合作协议。

为了给建设中的影棚做推广,王健林成为万达第一推销员,并在2016年10月去好莱坞的大公司游说,争取引入更多好莱坞大片前来拍摄,得到的成果是华纳兄弟、索尼、21世纪福斯、传奇、狮门等9家公司将在3年内来东方影都拍摄11部好莱坞大片。

故事看起来一直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转折点发生于2017年7月19日下午,北京万达索菲特大酒店,一场没有先兆又无比混乱的发布会让整个局面变得复杂:万达将旗下13个文旅项目出售给融创,只保留9%股份和品牌,并负责后续运营与管理,文旅城的业主变成了融创,后者需每年向万达支付5000万元的品牌许可使用费。

也就是说,东方影都后续摄影棚与外景地的建设资金需要由融创决定是否出资。而此时,万达东方影都甚至还没正式开业。

[2017年,万达王健林(右)和融创孙宏斌的交易让东方影都的发展出现重大转折。]

2017年,万达王健林(右)和融创孙宏斌的交易让东方影都的发展出现重大转折。

换句话说,东方影都后续摄影棚与外景地的建设资金需要由融创决定是否出资。而此时,万达东方影都甚至还没正式开业。

根据融创近期发布的公告,13个万达文旅城项目已全部交割完毕,91%的权益对应的净资产公允价值约为人民币670亿元,高于本次交易438.44亿元的代价。换句话说,融创用不到一年时间在这笔交易中已实现浮盈231.56亿元。

北京的交易让地方政府忙乱了许多。在发布会后第7天,灵山湾影视产业区举行了“大干六十天、决战灵山湾”誓师动员大会。万达集团高级总裁助理兼东方影都总经理高一民在动员大会上表态:“今后万达集团将按照四不变(即品牌、规划内容、项目建设和运营管理不变)原则将东方影都建设好,并侧重运营和管理。”

但是这样的表态并不足以让地方政府放心。接近青岛地方政府的制片人马磊告诉《第一财经周刊》,政府内部意见很大,有人认为万达已经违约,政府完全可以收回项目。万达与地方政府的蜜月期过去了。

东方影都只是所有已交割文旅城的一个样本,交易之后,万达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万达、融创达成交易协议3天后,王健林前往济南拜访相关领导,并完成了对济南文旅城的补充协议,后者对包括建设时间、标准、后期运营提出严格要求,否则将采取不允许住宅销售甚至收回土地等惩罚措施。

交割过程中,东方影都的内部员工同样担心。由于业主变为融创,万达东方影都的大多数员工都需要重新与融创签订劳动合同,一位员工在签合同时流着眼泪问他的主管,“我还是万达的人吗?”

据《第一财经周刊》了解,东方影都的员工在与融创签约之后还有一页附加条款,明确人事管理权依然在万达体系。“比如,万达茂(文旅城的商场)的员工依然可以进行内部调整,到青岛市内的万达广场工作。”一位内部员工向《第一财经周刊》解释。

所有这些内部的交割已经影响了东方影都的规划以及进一步落实情况,最明显的便是补贴。吸引剧组前来拍戏的并不仅仅是影棚,更重要的是补贴。

退税补贴一直是影视产业相当看重的环节。从1990年代初加拿大推出“电影制作退税计划”以来,好莱坞大片厂不断寻找更经济实惠的地方制作,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等国家都有自己的补贴政策,美国各州同样存在制作补贴政策,以此换取工作机会,带动区域产业兴起以及地方性消费。

据《华尔街日报》2017年的一篇报道,万达方面当时提出了一份500页的仿照加拿大和英国的详细补贴文件,但青岛市政府最终决定公布一份只有两页的一般性文件。

事实上政府公布的文件并非两页,马磊所在的公司以政府咨询机构的身份起草了整个补贴细则,“共有30多页,但政府删减了一些。很难说得太细,他们也需要看实践情况。”

《第一财经周刊》于今年8月拿到的一份补贴细则显示:境外影视作品与境内影视作品实行不同的补贴基准,对不同的补贴基准实行不同的补贴率,并根据年度预算及项目申报情况适时调整补贴率,补贴率最高不超过40%。

在细则尚未明确的情况下,原本的补贴出资方只有万达与青岛政府,但现在由于业主变更为融创,出资方也变为融创、万达与地方政府三方联合。

“材料已经报上去了,现在就是等。”一位负责给《环太平洋2》申请补贴的代理公司员工告诉《第一财经周刊》,由于还没有一家拿到过返还,他对于能否返还依然存疑。

宁浩导演的电影《疯狂外星人》也曾在影都拍摄,一位参与该片补贴申请事宜的制片人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他心里对于能否拿到补贴也没有底。

公开报道中,拿到补贴的只有万达旗下美国传奇影业的《长城》。但是《长城》拍摄时,东方影都的影棚还未建成,上映时间也在2016年年底,融创还未收购,多数人士表示《长城》的补贴返还更多是一种宣传。

对于上述质疑,苑梅琳向《第一财经周刊》做了单独回应。她表示,补贴发放需要在电影公映后,或者电视剧在上星卫视播出之后,由于此前拍摄的《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等影片尚未公映,达到标准的只有《环太平洋2》,目前该影片的补贴审核已处于发票审计阶段。

申请补贴的流程是先备案,拍摄完成后提供本地结算发票,由相应审计公司审计完成,由于补贴资金有政府出资,财政部门还需要再次过会审计,之后才可拿到补贴。

本地发票成为关键,所以在东方影都甚至存在专门申请补贴的代理公司,但是这家公司的生意并不多,“中国大多数剧组的账目是不会公开的。”上述员工解释说,“但这是能否拿到补贴的关键。”

对于补贴政策,青岛本地影视公司也多有抱怨。由于自身资金与资源的不足无法生产大型的院线电影与电视剧,这使得他们对于补贴望尘莫及。“网大与网剧也属于影视作品,也应该划入补贴范围。”唐平说,他在政府组织的讨论会上提出过类似建议。

整个来看,青岛的税收补贴力度与江苏无锡或者新疆霍尔果斯相比并不占优势,这使得本土影视公司入驻相对较慢。目前备案注册的公司有180多家,但在行业中有影响力的大公司并不多。

发展本土影视公司与吸引外部公司进驻互为补充,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一个产业区的活力,地方政府也明白这个道理,“不是单一的摄影棚就是产业链。”苑梅琳表示要引入更多的配套,形成产业集群效应。

后期制作公司就是影都目前考虑引入的一环。随着北京物价提升,聚集在北京高碑店的后期公司将会面临产业迁移问题。国内知名特效公司数字王国此前就与万达谈过入驻事宜,现在与之接洽的已经变成了青岛影视局。苑梅琳向《第一财经周刊》介绍时表示,“万达东方影都只是灵山湾影视文化产业区的一个项目。”她说这话时,东方影都的负责人就在旁边。

诸如这样的细节表明,地方政府已经开始更多地参与电影节、影视公司的入驻等,它的角色开始更多出现在台前。至此,“东方好莱坞”的主演不止有万达,还有地方政府,此前因为上合峰会而召开的上合电影节就由灵山湾影视局主导。据万达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周刊》透露,该电影节统一用灵山湾影视文化产业区作为宣传口径,甚至都没有提及“东方影都”。

万达也改变了一贯的经营方式,在2017年11月,孙恒勤被任命为东方影都总裁。孙恒勤曾任职青岛地方政府,官至黄岛区区长。从职业经理人经营到由地方政府前任官员管理,这个微妙的变化也体现了万达为东方影都设定的策略。

[2013年,东方影都奠基仪式上,王健林找来众多好莱坞明星撑场。]

2013年,东方影都奠基仪式上,王健林找来众多好莱坞明星撑场。

但作为一个开业仅半年的影视城,别说带动旅游、娱乐等配套消费,东方影都目前连很多最基础的功能也尚未齐备。

在规划图中,产业园旁边是一大片外景点,目前已建设了民国、欧美风情街,但是这些街道很难用于拍摄,因为风情街只有一面,拍摄只能从一个角度进行,否则很容易穿帮。“这就不是给拍摄用的。”多位本地影视从业者猜测这是个尚未建成的工程,因融创的收购而中断。

另一方面,尽管东方影都的影棚设施由英国松林公司担任设计顾问,无论隔音、室温还是滑轨、消防的设计都称得上全球领先,但作为配套的软性服务还需要完善。“万达是先盖了二楼,没盖一楼。”一位国内头部影视公司的高管向《第一财经周刊》表示,“剧组需要的服务是什么?餐厅、有能够晾衣服的公寓、合适的外景,这些条件东方影都还未完全配备。”

眼下,东方影都最大的筹备组项目是乌尔善导演的《封神》三部曲,他们使用了东方影都内部餐厅。剧组虽只使用了十几个摄影棚,但基本占满了东方影都的全部配套服务,说明现有软性服务配套尚不足以保证影棚满负荷运行。

迄今为止,在这里完成拍摄的电影有《环太平洋2》《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一出好戏》《钢铁苍穹:希望岛》,《封神》三部曲已经进入筹备阶段,再加上国内其他小剧组和各种活动,30个建成的影棚已经全部投入使用。

影棚的商业模式其实非常清晰,“挣钱不靠影棚,靠服务。”上述高管分析说,住宿、吃饭、灯光、器材、后期等,这些都是可以变现的方式。但目前东方影都的报价并不清晰,《第一财经周刊》了解到的价格在2至5元/平米/天之间,“没有标准,看人下菜碟。”马磊参与过多部在影都拍摄的电影,“要看用多少天,用多少配套,都可以打折。”

一些提供剧组服务的公司也拿到了一点单子。做酒店公寓的海岳一家由于是几个合伙人一起出资将整栋楼全部买下,统一方便,剧组更愿意租住。张新锋也因为《封神》剧组的到来拿到了部分道具订单,从临沂运来马匹、牛等牲畜供拍摄使用。

而一家正在影棚内拍摄的剧组外联向《第一财经周刊》透露,很多器材比如灯光等设备都只能使用万达内部供应商。这也让等在产业园区外面的从业者多有怨言,“所有好处都让万达占了。”

除了吸引剧组进驻,吸引游客同样重要。苑梅琳介绍,在之后的一到两年时间内,将会开发一条电影之旅的旅游路线,包括引入IP,做海洋公园,发展旅游业。

影视与旅游具备先天的契合度,迪士尼与环球影城是最经典的案例,王健林也曾将万达旗下文旅城对标迪士尼乐园。与其他地方文旅城不同的是,青岛是唯一一个与影视相关的项目,其中万达茂中拥有3个小型室内乐园,虽然与大多数室内游乐场相似,但依然用电影主题进行相应包装。

此外,东方影都还拥有一个剧院与一个秀场,秀场目前还未完工,到时确定的演出内容会是关于八仙过海的水上节目。

据东方影都提供的数据,开业3个月,万达茂室内乐园人流量在60万人次左右,这对位置偏远的万达茂来说已经是很好的成绩。

但黄岛毕竟是一个季节性旅游城市。万达产业圈对面是万达公馆,所有房间设计为60平方米左右的小户型公寓,这些公寓大都出售完毕,除了部分影视公司在此办公,大多数业主的房子都交予公寓托管公司代管。一名有100间房源的托管公司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周刊》,这里的人是春天来,秋天走,只能忙一季。

“今年没有起色就离开。”上述负责人说,他同时透露万达的房子质量太差,漏水情况尤为严重,甚至还出现过漏电电到租客的情况。

他与李宗虎一样,“耗不起了”。李宗虎通过一两年的观察发现,在东方影都自己做内容没有出路,只有做服务。因为更好的公司和编剧都在北京上海,前期策划都完成了,“说白了,他们到这里来就是完成拍摄。”

从破土动工到开业,东方影都只用了4年时间,想在这片过去完全没有影视基础的荒地上平地起高楼,难度就如同在盐碱地上种植水稻。

再加上中途那场业主变更的突变剧情,如今这个项目的走势已很难判断,不过所有人都已明白,“成为东方好莱坞还需要时间”——时间当然是最好的解释,时间也是最好的证明,只是时间并不能解决核心问题。

|谈股论金

$股票
您还可以输入400字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