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年调仓记录

股市大力水手-慧投策略

修改密码
获取邮箱验证码
官方客服 400-120-3072
提交
官方客服 400-120-3072

登录超时了,请重新登录!

分众传媒回A悲喜剧 大宗交易频现接盘侠泪奔

< 返回资讯列表 2017-03-21 07:45:22  来源:京东股票   

2015年底,分众传媒完成借壳七喜控股成为首只回归A股的中概股,不过,分众传媒自借壳上市以来,股价已累计下跌逾30%,截至2017年3月20日,分众传媒市值998.98亿元,跌破千亿元。分众传媒的千亿市值“帝国”已然被市场所撼动。对此,分众传媒表示,股价波动属市场行为,公司有足够信心,支撑甚至做大千亿市值。投资者不禁要问,一年时间,为何市场对分众传媒的态度出现180度转弯,分众传媒是否将遭遇盈利增长的天花板?影院广告之后,分众未来的增长点在哪里?移动互联网会带来压力吗?对于赶上了一波互联网风起云涌的创业与竞争浪潮的分众传媒来说,下一个财富金矿何在?

江南春早,虽然油菜花已经盛开,但今年江南的春天却寒冷多雨,恰如江南春的分众传媒(002027,SZ)。在股价连跌的背景下,参与分众传媒回归增发的大股东套利成功喜笑颜开,而“接盘侠”却哭不出来。

2月14日,分众传媒迎来了一宗3.6亿股的大宗交易。实际上,早在2016年底,分众传媒纳斯达克回归A股的不少股东就已经开启了套利的狂欢之旅。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调查显示,这些获利者包括江南春自己投资的公司。

中小投资者成“接盘侠”

彭博数据显示,在美国交易的中概股市盈率中位数为16倍,而对标在沪深交易所上市公司的市盈率中位数则高达57倍。境内外资本市场的巨大差异令中概股看到了套利空间,他们寄希望于通过回归A股推升股价,其中就包括了分众传媒。2016年4月18日,“七喜控股”正式变更为“分众传媒”,这意味着中概股分众传媒借壳上市已经全部完成。对“壳”买卖者以及分众传媒的股东来说,飞涨的股价、飙升的市值,都将带来财富的暴增。

值得注意的是,借壳上市刚完成还不足一个月,原七喜控股的大股东易贤华就开始减持套现。根据Choice数据显示,2016年5月13日以及6月8日,易贤华分别在大宗交易市场减持380万股和103万股,套现金额合计为1.42亿元。

中概股完成私有化回归A股后,真正获益的往往是原股东和参与私有化的新股东,而中小投资者则成为了“接盘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2016年4月七喜控股定向增发前夕,一份基金产品介绍显示,该基金为契约型基金,产品的规模为5亿元;100万元认购、每10万元递增;产品期限为:15+5个月(预计存续期为15个月,可选择延期终止,但延期不得超过5个月),该基金的投资方向为:不少于80%的金额投资于七喜控股的定向增发,剩余部分投资于其他定增资管计划。基金的退出方式为:解禁退出以及退出标的资管计划。

公开报道显示,江南春是该基金的基金管理人的天使投资人。

投资圈一资深人士对记者表示,分众传媒在回归前融资时,该基金曾经给予其非常重要的帮助,为分众传媒引入了诸多100万元投资门槛的高净值个人投资者。但显而易见,在分众传媒借壳上市之后,也将遭遇减持压力。

事实印证了上述人士所说的话,2016年12月29日,分众传媒迎来了第一批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的解禁,解禁数量高达30.36亿股,占分众传媒股份总数的34.75%,按当时的市价算,该批解禁股市值为412.40亿元,而这些机构的持股成本只有5元多/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上述限售股大规模解禁后,分众传媒就开始频频现身大宗交易平台。其中,分别在2017年1月9日、2月14日、2月15日以及3月1日成交3000万股、3.36亿股、1870万股以及360.06万股,成交金额分别为4.20亿元、41.77亿元、2.33亿元以及4007.49万元,合计成交金额48.70亿元。成交价格区间在11元~14元之间。

不仅如此,约1个月后的4月17日,分众传媒还将有约5.05亿股限售股解禁(持股成本是9.9元/股),占总股本的5.78%,对应的市值为59.24亿元。

在大量大宗交易发生的同时,分众传媒的股价也不断承压。截至3月17日收盘,分众传媒的股价为11.73元,相较于2016年12月底约14元左右的股价,公司的跌幅已达到15.31%。

对此,分众传媒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可能受解禁压力影响,分众股价近期出现一些波动,这属于正常的市场行为。分众并不太关注股价的短期波动,而更看重公司的经营和业绩。

“接盘侠”泪奔

温莎资本首席策略师李荦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通常情况下,股东减持的主要原因有,股东对公司未来预期不好、原来持有股票的资金到期以及股东对资金有需要。减持只要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且综合考虑了对市场的影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分众这次减持规模的绝对数确实太大,而2月14日的大宗交易显然是减持行为,虽然基本都是机构接盘,但股价上也明显受到了巨大的影响,短期来看这个影响因素还没有结束,仍然需要进一步观察。”

解禁后的减持无疑给分众传媒的原股东带来了财富的增长,但也使买入的中小股东成了接盘侠,同时,解禁带来的股价下跌也给部分股东带来了影响。对分众传媒第七大股东上海筝菁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上海筝菁,持股2.18%)来说,大量减持导致的股价下跌,使得其质押给金融机构的分众传媒股票已部分处于爆仓状态。而糟糕的是,爆仓之后,上海筝菁担保方同时也是大股东的沣沅弘(北京)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沣沅弘),似乎并不想承担担保责任。

日前,据《投资时报》报道,上海筝菁股票质押事件共涉及约20亿元、四条通道十余家机构。不完全名单显示,这些机构分别为厦门国际信托、华宝信托、民生证券、新华信托、浦发银行厦门分行、厦门象屿金象控股集团、吉林九台农商行、上海融好等。目前已有质权方通道正式向沣沅弘方面提交股权质押违约通知。沣沅弘方面迄今已向个别质权方提供解决方案,即通过先行垫资3000万元至3500万元表达诚意,并寻求在未来三个月内解决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相关的监管规定,持股5%以上的股东质押上市公司股票的,必须及时、准确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这也是公众获知质押信息的来源。但是,对于持股5%以下的股东质押,则无需披露。当小股东质押的股份跌破平仓线时,危机就已经上演,但市场却一无所知,而由此导致的隐患也常常发生。事实上,类似上海筝菁出质分众传媒股票爆仓事件只是A股市场股权质押大势的一个缩影。

进入2017年以来,股权质押之风愈演愈烈。根据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2月,两市公告的股权质押交易就超过千宗,同比去年增幅五成以上。

李荦表示,公司扩张太快导致资金链条融资出问题,一旦抵押品出问题,就很麻烦。近期,关于减持方面的监管措施已经在《证券法》的修订中提及,监管机构未来也会出台政策或法规文件加强市场监管,但具体内容尚需等待最终版本。

资本运作

还原分众传媒腾挪模式:疯狂并购-股价飙涨-套现-私有化-借壳登陆A股

每经记者王晶夏冰每经编辑张力

对于中概股通过A股套利,从市场到证监会,都开始加以关注。

去年5月份,证监会就表态“正对这类企业通过IPO、并购重组回归A股市场可能引起的影响进行深入分析研究”。今年2月10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还发表讲话称,去年初中概股回归一度盛行,应认识到,在美国上市不回来,一样也是服务国家战略;另外,中国资本市场监管标准不比美国等其他市场低。此番讲话也让市场猜测,中概股回归中国资本市场将受到限制。

分众传媒在A股完美套利的过程,堪称经典的财技。

温莎资本首席策略师李荦对此表示,“利用海内外估值差异做跨境套利的做法是不合理的。换言之,海外成熟市场已经给你做过的公允定价,凭什么回到A股就该上涨几倍甚至十倍?这显然不合理,任何市场对估值的定义都没有本质的区别,借助市场情绪亢奋时做此类跨境套利,确实是对中小投资者的一种伤害。未来中概股回归享受一定的溢价是合理的,但也应当参考海外市场对该公司的估值,做一定的制度规定。”

作为A股历史上目前文化传媒领域唯一的千亿级公司,业内人士对其创始人江南春这样形容:资本运营的高手。这一点从分众传媒的创立、赴美上市、到公司疯狂并购拉升股价,再到大股东套现、私有化继而借壳回归A股等,江南春所展现的财技令人啧啧称奇。

财技第一波:疯狂并购

2005年7月13日,分众传媒顶着“中国传媒第一股”的光环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以单价17美元发行1010万份ADS(美国存托股份,每份代表5股普通股),募集1.72亿美元,与发行价对应的市值为12.6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市仅三个月后,江南春就开启了大肆收购的第一步。2005年10月,分众传媒以1.83亿美元收购了框架传媒,后者是彼时国内最大的电梯平面媒体;2006年1月9日,公司又以3.25亿美元收购了国内第二大楼宇视频媒体运营商聚众传媒,从而奠定了分众传媒在楼宇广告市场上的“霸主”地位;同年3月,公司再次出资3000万美元收购了手机广告商凯威点告,加上其他8家手机短信公司,重组为分众无线;同年8月,公司宣布收购影院广告公司ACL,并更名为分众传媒“影院网络”;2007年3月,公司以2.9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中国网络广告的最大代理商好耶,而此举也被外界看作是分众进军互联网的门票;同年12月,分众传媒又斥资1.68亿美元收购玺诚传媒。据不完全统计,从2004年到2007年,分众先后投资和收购了60多家公司,耗资共约16亿美元。数量之多、速度之快令人吃惊,而分众的业务也从楼宇、电梯延伸到了影院、互联网、手机、卖场、户外LED等。

财技第二波:股价飙涨套现成功

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收购刺激了分众传媒的股价,与此同时,上升的股价也给大股东带来了减持套现的机会。公开资料显示,江南春通过多次减持共套现了7.25亿美元。其第一次套现是在分众传媒IPO过程中,以发行价17美元/ ADS共出售1281万股,套现4355.4万美元;2006年2月,其以40美元/ADS共减持1333万股,套现1.07亿美元;之后减持最多的一次为4415.1万股,减持的价格以65美元/ADS计算,套现共计5.74亿美元。

2007年11月6日,分众传媒的股价收于历史最高点65.1美元,当时的分众传媒的目标只有一个,即成为中国最大的媒体广告平台,但风光无限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2008年成为分众传媒在资本市场上走下坡路的转折点。

财技第三波:浑水质疑业绩下滑

在2008年初的央视“3·15”晚会上,分众传媒的子公司分众无线向手机用户发送垃圾短信的新闻被曝光,公司股价在短短两日之内下跌了26%。随后,分众无线被剥离。同年9月,全球性金融危机爆发,分众传媒也未能逃过一劫。不仅如此,当年12月22日,新浪又发布公告称,将增发4700万股收购分众传媒旗下的分众楼宇电视、框架广告以及卖场广告等业务相关的资产。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被合并的业务在2008年前九个月占到了分众传媒全部营收的52%以及整体毛利的73%,不过该收购案因未通过商务部反垄断审批最终未成交。受上述多个因素影响,截至2008年底,分众传媒股价已经跌到6美元的低谷。

脆弱的股价依然在继续震荡下行,2009年3月11日,分众传媒盘中开出了4.84美元的新低价。相较于历史最高价,跌幅约达92.70%。

此后,江南春被迫开始做减法:重组、关停或剥离部分利润率较低的非核心业务,其中就包括出售玺诚传媒、贱卖好耶、出售6家互联网广告公司。在这一过程中,分众传媒计提了大量的商誉减值,而这也成为日后分众传媒被做空机构浑水“猎杀”的原因之一。

2011年11月,著名的做空机构浑水针对分众传媒连发两份做空报告,提出多项指责和质疑,并将其股票评级下调为“强烈卖出”。此报告一出,分众传媒股价应声暴跌逾40%。

浑水在报告中列出了分众传媒的几个主要问题,集中在以下几点,1、分众传媒欺诈性将商业楼宇联播网屏幕数量夸大50%;2、内幕交易。从其IPO以来,分众内部人卖出17亿美元股票(市值的三分之二),内部人和其业务关联方通过交易分众资产而大发其财,而利益受损的却是分众的股东;3、高溢价收购内部人士的公司,并确认大量的“商誉”以及资产减值不合理等。浑水认为,分众传媒在收购后一年内即对收购资产的商誉计提大量的减值,有时甚至将收购的资产减记为零,至少有21家被收购的公司最终被减损为零,然后送给出让方或者内部人士。另外,浑水还指出,分众传媒曾对6宗从未收购的企业宣称进行收购。

对于浑水提出的一系列质疑,分众方面指出,浑水完全不懂分众业务,而对于收购失败、价格偏高则等指责,分众将其归结为投资错误。

财技第四波:私有化

在外界看来,浑水风波成为了分众传媒私有化的导火索。2012年8月13日,分众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由董事长江南春牵头并联合凯雷亚洲、中信资本、光大控股、复兴国际、鼎辉投资、方源资本等机构提出的私有化要约,收购价格为27.5美元/ADS,合每股5.5美元。以此价格计算,分众传媒当时总估值为35亿美元(约合220亿元人民币).

财技第五波:A股借壳上市

2015年,分众传媒谋划回归A股上市,在宣布借壳宏达新材(002211,SZ)未果之后,短短三个月分众传媒就迅速“闪婚”处于亏损状态的七喜控股。2015年8月31日晚间,七喜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拟置出全部资产及负债,与分众传媒全体股东持有的分众传媒100%股权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其中分众传媒置入资产的评估值为458.71亿元,评估增值433.92亿元,增值率为1750.19%。最后经双方协商,分众传媒作价457亿元,七喜控股置出资产作价8.8亿元,两者差额448.2亿元将由公司向FMCH支付现金49.3亿元购买其持有的分众传媒11%股权,同时以10.46元/股的价格,向分众传媒其他股东发行38.14亿股股份购买其持有的分众传媒共计89%股权。另外,公司拟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50亿元,大部分用于向FMCH支付现金。本次交易完成后,Media Management(HK)将持有公司10.20亿股股份,持股比例达24.77%,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而江南春则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是,分众传媒纳斯达克退市时,其市值仅为35亿美元,但在两年后七喜控股的重组方案中,其市值却飙升至457亿元,不仅如此,截至2017年3月17日,分众传媒的市值已经达到了1025亿元。

|谈股论金

$股票
您还可以输入400字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委托成功

发送委托失败

修改密码成功,请重新登录!

退出美股账号成功!

撤单成功!

撤单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