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年调仓记录

股市大力水手-慧投策略

修改密码
获取邮箱验证码
官方客服 400-120-3072
提交
官方客服 400-120-3072

登录超时了,请重新登录!

*ST匹凸巨亏后被举牌 韩氏父子启动B计划

< 返回资讯列表 2017-04-21 10:20:36  来源:京东股票   

深陷内忧外患的*ST匹凸(600696)近期得到控股股东五牛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的“举牌式”增持,这是韩啸控制下的五牛基金入主*ST匹凸后的第三次举牌。

而另一边,从2013年开始,韩啸父亲韩宏伟控制下的豫商集团对东方银星控股权觊觎多年,久攻不下。如今又面临刚刚晋升为东方银星二股东的中庚集团的全面夺权,豫商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杰宇被生生拦在董事会门外,不得进驻。

有意思的是,韩氏父子看上的这两家上市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都令人堪忧,即所谓的“空壳”公司。

东方不亮西方亮。这到底预示着东方银星新一轮股权缠斗的开始,亦或者韩氏父子已经启动“B计划”?

韩氏父子加仓

2016年巨亏4.6亿,持续盈利能力羸弱的*ST匹凸3月29日开始披星戴帽,无悬念遭遇3个跌停。在这期间,*ST匹凸控股股东五牛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完成了一次举牌。

*ST匹凸4月18日公告,五牛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于2017年1月12日-2017年4月11日期间通过二级市场合计增持*ST匹凸1698.76万股,合计持股比例由25.01%升至30%。

不仅如此,五牛基金还披露了未来增持计划,其与一致行动人拟在未来半年内继续增持匹凸匹不低于1%,不超过2%的股份。

五牛基金表示,此次增持系出于看好*ST匹凸的未来前景以及自身战略发展需要。这是五牛基金入主*ST匹凸后的第三次举牌。

2015年7月至9月,五牛基金旗下合伙企业五牛亥尊首度举牌*ST匹凸(时为匹凸匹);2015年10月26日至2015年11月25日期间,五牛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五牛御勉通过二级市场增持了1696.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98%。至此,五牛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匹凸匹9.98%的股份,超过原第一大股东匹凸匹中国5.87%的持股比例。

2015年底和2016年初,五牛基金相继获得匹凸匹中国5.87%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以及鲜言通过信托计划持有的匹凸匹2.97%的股份。此后,五牛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控股匹凸匹18.82%的股份,顺利成为匹凸匹新任控股股东,韩啸替代鲜言成为匹凸匹实际控制人。

入主匹凸匹后,2016年5月至9月,五牛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继续增持,期间完成两次举牌,使持股比例达到25.01%。

巨亏算盘

在后无“追兵”的情况下,五牛基金却如临大敌,一路加仓*ST匹凸,这与几乎沦为“空壳”的*ST匹凸的现实情况形成鲜明对比。

3月1日凌晨,刚刚业绩预盈不久的*ST匹凸(时为匹凸匹)半夜公告,突然为自己扣上业绩巨亏的帽子,遭到上交所的连夜问询。

彼时,匹凸匹给出多个导致业绩反转的理由,包括:因对子公司荆门汉通失去控制,其持有的荆门汉通42%股权可产生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由4500万元变至0元,并对应收荆门汉通1.27亿元债权全额计提减值准备;针对黄永述诉匹凸匹、鲜言及其旗下公司柯塞威的合同纠纷案件,匹凸匹计提预计负债金额逾2亿元。

上述理由均遭致上交所质疑,匹凸匹虽然随后回复了问询函,但中介机构对上述事由均表示无法确定其准确性。

尽管如此,匹凸匹仍依照上面的亏损理由,于3月28日发布亏损的2016年年报,被中介机构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如愿以偿”披星戴帽。

4月17日,上交所发函问询年报。根据年报内容,*ST匹凸的确是亏损了,但上交所找出*ST匹凸前后矛盾的说法,公司还需自圆其说。

在黄永述合同纠纷中,*ST匹凸原是柯塞威的发起人股东,持有其100%股权。2015年6月,*ST匹凸将柯塞威全部股权转让给前实控人鲜言,转让时柯塞威的注册资本为10亿元,实缴资本为1.15亿元。因黄永述与柯塞威发生合同纠纷,于2016年1月将柯塞威、鲜言以及*ST匹凸列为被告,*ST匹凸在柯塞威未实缴注册资本的本息范围内对柯塞威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ST匹凸近期认为鲜言收到证监会巨额罚款,难以具备相应的赔付能力,公司作为连带责任人,如果被判承担相关赔偿责任,将难以向鲜言追偿,因而*ST匹凸在2016年年报中对该案计提预计负债2.13亿元。

但中介机构认为,截至2016年财务报表批准日,上述诉讼尚未开庭,判决结果具有不确定性,因而出具了保留意见。

但事实不止于此。上交所发现,*ST匹凸在2016年5月26日临时公告披露,柯塞威的注册资本已全部实际缴清,公司对柯塞威债务无义务承担连带责任。由此,*ST匹凸还需说明为何前后披露的信息不一致。

同样的情况亦存在于*ST匹凸子公司荆门汉通身上。*ST匹凸前期称荆门汉通2016年10月末已资不抵债,公司持有其42%股权的公允价值确认为0元,同时对荆门汉通的债权计提坏账减值损失1.27亿元。此项亦被中介机构出具保留意见。

上交所发现,*ST匹凸2016年三季度财务报表显示,公司所持荆门汉通股权作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评估公允价值约为5524.7万元,未计提相应资产减值。且2016年11月12日,*ST匹凸披露问询函回复内容时称,荆门汉通的账面净资产1.31亿元,总资产大于负债,公司具备相应的偿债能力。短期内荆门汉通即被认定资不抵债,令人狐疑。

韩氏父子迎来新对手

要搞清*ST匹凸的巨亏算盘,不妨看看另一边韩氏父子死守多年的东方银星

东方银星近期迎来一个“狠角色”——福建房企中庚集团。自今年3月23日正式受让东方银星原大股东晋中东鑫29.98%股权,成为东方银星第二大股东后,中庚集团随后增持了东方银星0.02%的股份,将持股比例增至30%。

根据中庚集团的增持计划,将在半年内增持东方银星股份不超过2.02%(包括已增持的0.02%股份)。这意味着中庚集团的持股比例最多将升至32%,而豫商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杰宇现合计持有东方银星31%的股份。

自受让股权后不到一个月内,4月14日,东方银星召开董事会会议及临时股东大会,中庚集团的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梁衍锋成为东方银星的新任董事长,中庚集团方面人马全面进驻董事会。在此之前,董事会还果断“狙击”掉上海杰宇欲向东方银星增加补选董事及监事候选人的议案。

从中庚集团的作风来看,这可能是在东方银星这场旷日持久的股权内耗战中,豫商集团遇到的最强劲的对手。

2013年,豫商集团突然闯入东方银星,开启迅疾举牌模式,与东方银星时任大股东银星集团缠斗两年不分伯仲。2015年8月,晋中东鑫受让银星集团股份入局,成为豫商集团的新对手。

自2016年年初,晋中东鑫分别进行了三次增持,将持股比例扩大至32%,与豫商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杰宇30%的持股比例相对峙。

2016年6月,东方银星经历了一次失败的重组,此后,晋中东鑫便萌生退意,意图对外转让股权。

然而这一过程也并不顺利,晋中东鑫对外转让股权两度失败。或是为了争取股权变动以后的话语权。在此期间,2016年10月,上海杰宇增持东方银星,将豫商集团合计控制的股份比例增至31%。

直至今年3月3日,中庚集团出面接手,晋中东鑫的股权转让才得以完成。在收购报告中,中庚集团表示将进一步提高自身的持股比例和决策能力,以及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力,进一步改善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

*ST匹凸一样,东方银星的2016年年报也被中介机构出具非标意见,全年微弱盈利262万元。4月19日,东方银星公告证监会河南监管局的关注函,河南监管局对东方银星的持续经营能力、主营业务收入的真实性等问题表示关注。

新入局东方银星的中庚集团成立于1998年5月,近三年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据收购报告书披露,中庚集团截至2016年9月的资产总额约290亿元,同期分别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52.36亿元、3.84亿元。

关于中庚集团的公开信息较少,有报道称,中庚集团早在2009年就筹划上市,还与建行福建省分行、建银国际成功签订上市战略合作协议,试图通过银企合作来谋求上市,但至今未果。

从时间线来看,韩氏父子近期对*ST匹凸的举牌以及东方银星的变动亦步亦趋。“铁打的豫商集团,流水的大股东”,东方银星持续多年的两大股东缠斗的局面可能正在悄然发生改变。

若如此,*ST匹凸可能将成为韩氏父子唯一能够施展拳脚的上市平台,*ST匹凸突然的巨亏可能只是一次彻底的“清壳”行动,将亏损都留在2016年,更能增加2017年保壳的几率,如此也可以继续在A股续命了。

|谈股论金

$股票
您还可以输入400字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委托成功

发送委托失败

修改密码成功,请重新登录!

退出美股账号成功!

撤单成功!

撤单失败!